一曲清音闻,音乐知识

金陵“琴痴”丁尔顺

中原乐器行当网 2013.06.01

琴之于人,可调弄整理,可抒志,可寄情。人之于琴,爱之,乐之,痴之,爱之,习琴之志已立。乐之,必日夜勤苦以求精进。痴之,大师之修名,不求而自得。

近代“琴痴”一称,闻有多个人,一则刘少椿先生,耽于琴,置家业于不顾,弃商从琴,爱琴之深,用心之痴,令人赞叹。一则梅曰强先生,刘少椿之得意门生,虽家境贫窭,而操弦不辍,流离失所之时仍不忘情于七弦,天道酬勤,先生以情贯琴,琴以雅音清韵和之,慰难熬,销离忧。一则丁尔顺先生,自1983年,学琴于梅曰强先生,尽得先生之真传,曾拂弦彻夜,而不知东方既明。

梅先生自六十时代末开学授琴,桃李满天下,而独丁尔顺先生被誉为金陵“琴痴”,绝非有时。丁先生生于幽州长于交州,习琴亦始于幽州。后梅先生迁居于柳州,丁先生周周必乘车前往,时常与梅先生抵足而眠。2003年,梅先生于San Jose亲书“勤于学,长于悟,为难得德艺双馨之人才”以示赞赏,同年十月,梅先生受邀于底特律瞻园独奏,仅命丁尔顺先生登场演出。

丁尔顺先生谈琴,主见先沿袭,后更新。初学,当以弹为主,小琴曲中予以指法练习,制止单调枯燥的纯指法抹煞了学琴兴趣,进并且弹且想,在指法熟习,徽位音准的底子上,精晓曲中之意,以便对旋律更为熟习驾驭,达到寓情于琴的功用。最终则“九分弹,九分想”,琴是琴,是情,也非琴非情,能够减少世态万象,能够折射琴者所思所想,是众琴师所追求的琴人合一境界。

丁尔顺先生弹琴风格承梅先生之音正韵和,永州古穆,吟揉特别得其气质。从师之时,尝有师兄弟聚首,切磋琴艺,奏《酒狂》、《龙翔》等曲,乍闻疑为梅先生录音,然究其细枝末节,又充实变化,细腻之处,激情表明更为细致跌宕。

二十三年来,丁尔顺先生从事过多种行业,惟琴,从未离身。且坚贞不屈不以传琴售琴为谋新手段,然桃李已遍及环球。于今年近花甲之年的丁尔顺先生在卢布尔雅那最隆重之商业区,腾出私人住宅一层,供琴人弹琴练曲,无需付费学琴者近十余名。

梅曰强先生生前重新整建谱本没有多少,惟口传亲授,或有减字谱传抄,但与演奏谱差异甚大。梅曰强先生过世后,丁尔顺独自整理《平沙落雁》、《龙翔操》、《春梅三弄》、《天问》《樵歌》等十余首琴谱,为梅曰强先生古琴艺术的承受作出首要进献。

----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古曲网

    夏一峰(1883—一九六三),字福云。宛城派古琴演奏家。吉林省湘乡市人。幼年家贫,曾经在道士观里读书音乐本领和随杨子镛学习古琴。1925年由遵义搬家克利夫兰,加入“青溪琴社”。1951年与民族乐师甘涛先生等创立“南京乐社”,毕生操弹二十余首琴曲,以《平沙落雁》、《渔樵问答》、《鸥鹭忘机》、《秋寒吟》为拔尖。生前被聘为中央音乐大学民乐商量所约请探究员。夏一峰在多特Mond有过多徒弟,举个例子梅曰强先生。建国后维尔纽斯享誉的琴人还会有张正吟、赵子龙青、王生香、朱赞成、邓文权、甘涛等。梅曰强先生桃李满天下,在南京照旧从事琴学商讨教学的也可能有许多,比方桂世民、李家安、丁尔顺等等。

图片 1

    吴官心,18世纪中中期广陵琴派代表,著有《吴官心谱》。

第贰遍听《流水》,是在一家酒楼。安静的酒店里,正播放着安静的古典音乐,被那幽静美貌的声音吸引,凝神细听,不再说话,朋友亦微笑不语。
一曲既终,竟不知是何乐器,更不知是何曲目。朋友答:“这是古琴,管平湖先生版本的《流水》。《流水》有二种版本,最欣赏管版。外人常说本人是某位名星的观众,而本身是管先生的‘钢管’。”她笑,“回头也得以弹《流水》给您听。”
相恋的人是引人瞩目新闻报道人员,行事颇具守旧士人风骨,亦擅写旧体诗,痴迷古琴,习琴已数年。听他抚琴,一曲《流水》,其声时尔湍急,时尔淙淙,时尔潺潺,时尔叮咚,若急流、若波涛、若山泉、若小溪,看她的手指在琴弦上云谲风诡,缓慢的散板,迅速的滚拂,为琴声?为水声?不觉已然陶醉。
从听琴始,渐渐爱上古琴。看到诗词文赋中写到古琴的词句也多了关爱,想协调是否顺应学琴呢?能或不能够学会弹《流水》呢?问对象可不得以跟她学琴,她答:“作者虽弹琴,但教不了课,给您推荐一人先生,琴弹得好,教学得法,只是要求也严苛,要有沉思筹算哟。”
从师学琴,前八个月是指法练习,左臂八法、散音、按音、泛音、绰注,老师说不要急于学琴曲,也就依言演习指法。并不以为特别干燥,指尖触弦就能够感受到琴音的气韵,纵然不会弹,声音也看中。记得练习按音、绰注时比较折磨手指,老师说“手指疼就歇会儿”,所谓“歇会儿”,正是绰注和泛音交替演练。开指曲是《秋风辞》,终于能够弹琴曲了,心思至极其乐融融。面带微笑弹着那首悲秋怀人的曲子,老师看本人一眼,却也没说怎么样。
始于学琴曲以往,很想知道如何时候技术学《流水》。老师说:“特别有音乐天赋的,或然有琵琶基础的,至少也要一年,一般的话,怎么也要两七年呢。”又说:“还真有学过基础指法就初叶学《流水》的,不精晓这么做是想干什么。”慢慢学琴,又何需焦急啊?认真练习正在学习的琴曲,安分守己,享受进程的美好。提及“美好”,其实弹得却并不好。举个例子《酒狂》,就总也弹不佳。2018年学习的琴曲,何况平时温习,就技能来说,就像并不太难,但会弹跟弹好根本正是三个概念,老师说:“时间难题,得靠自身逐步去磨。”又说,“琴曲与人,也可能有相适,爱琴之人,终其毕生,能够弹懂一二十首琴曲,已是难得。”那么,到何种程度,手艺称之为“弹懂”呢?
学琴已周年,心静了累累,亦不打草惊蛇学《流水》了。既知会遇见,早晚不主要。日有所进,自会渐渐临近《流水》,学琴之初,曾想假若可以学会《流水》就不再学了,未来测算,即使学到《流水》,应该也只是另贰个开端吧。轻抚琴弦,触动心弦,已知余生,愿与琴伴。

    清初的韩畕,字石耕,宛平(今香港(Hong Kong)大兴)人。生于北方,但自小就随阿爹翻身于吴越之间,以善弹古琴而名噪有的时候格Russ哥。他最擅长弹奏的琴曲是《霹雳引》,有人形容他弹奏那首乐曲时“直使山云怒飞,海水起立。”气势之磅薄总之。

    《五知斋琴谱》中所列幽州派曲目后被辑入《琴谱正律》,作者是王冷泉。清爱新觉罗·清宣宗年间有壹位琴人叫王雩门,字冷泉。生于1807年,死于1877年。属清中前期人物。据记载说其人“才疏志大,博览群书,善操古琴,传为广陵派。”即,他师从荆州派。曾辑琴谱名称为《琴谱正律》,不过未有出版。收音和录音曲子主要有:《良宵引》、《鸥鹭忘机》、《塞上鸿》、《水仙操》(《秋塞吟》)、《静观吟》等明州派名曲。王雩门后来被推为诸城派创使人之一,可是仍退换不了他学自明州琴派的真情。“王雩门琴宗临安派。风格绮丽缠绵。所传十八曲辑为:《琴谱正律》(未出版)。凉州派王雩门中独立琴家有王宾鲁。”(《梅庵琴谱》与诸城派)

    可知当时或以前,广陵与虞山并名列吴中两派。荆州派主要琴谱《五知斋琴谱》在《凡例》中也事关顺德派,原来的书文是“古代人谱曲,虽有属有名的人所传。于中指法向背,多不检点,当勾者剔,用抹者挑。使人难记易忘。故悉为改进,不致刚柔杂乱。但派有南北蜀下之分。今以琴川为主,白下,古派,中州,西蜀,大梁,八闽等派。”因而,基本得以剖断的是,凉州派是南梁关键古琴首要门户。一个黑帮之所以存在和后续,最根本的有其天下第一的演奏特点。《琴旨》把建邺派弹奏特点做了总括。“姑臧派之参序有节,抑扬有纪,可谓得古韵之遗。第取促节繁声,犹未免六代滛哇之失。”(清王坦的《四库全书.琴旨.支派辨异》)

    杨抡,字鹤浦,广陵人,活动年代在明万历三十三年(公元1609)前后,是继杨表正事后的又一位代表人员。有琴谱《太古遗音》传世。

    同理可得,琴师演奏时唯有合乎这一风味能力算得上益州派。但是琴曲代代相传,派别界限早就不十三分大名鼎鼎。有荆州派琴人学浙派曲,有虞山琴人学梅庵曲。那就只能讲钱塘派代表曲目。《五知斋琴谱》列出了凉州派的意味曲目,在那之中最最代表性的当属《秋塞吟》。《五知斋琴谱》第五卷,《秋塞吟》“ 征音,凡九段,大梁派。又名《骚首问天》。”

    “东汉的古琴流传稍有调换:宁德不远处产生明州派,它是在虞山派美学观点上形成的,徐常遇有《澄鉴堂琴谱》传世,其多少个外甥,有“江南二徐”(徐佑、徐祺)之大名,他们加工规整熟派、蜀派、吴派传谱,后有《五知斋琴谱》、《蕉庵琴谱》、《枯木禅琴谱》等琴谱传世。各琴派在清末争奇斗艳,各显神通,有“咸阳之顿措,常熟之和静,三吴之含蓄、西蜀之古劲、八闽之感奋。”

    关于清末咸阳派依旧存在并向上的实证,还应该有一篇文章记录:

    老山,湖南弋阳人,后寓居大梁,是冀州派刚开始阶段的代表人员。主要活动时代在嘉靖八年(1530)前后。他编有《新刊发明琴谱》两卷,卷前有自序。谱中国共产党收琴曲24首,当中9首为无词琴曲,另15首均配有歌词。

    别的,浙江王雩门也属于明州琴派。王雩门,字冷泉。生于1807年,死于1877年。属清中前期人物,师从凉州派。但她的师资是哪个人则未能考证。王雩门曾辑琴谱名叫《琴谱正律》,没有出版。收音和录音曲子首要有:《良宵引》、《鸥鹭忘机》、《塞上鸿》、《水仙操》(《秋塞吟》)、《静观吟》等咸阳派名曲。 “王雩门琴宗寿春派。风格绮丽缠绵。所传十八曲辑为:《琴谱正律》(未出版)。大梁派王雩门中卓绝琴家有王宾鲁。”(《梅庵琴谱》与诸城派)

    乔子衡另一学员叫释空尘,又号云间道人、云间上人。他不传俗家弟子,清末红得发紫古琴家黄勉之曾暂入空门拜他为师,学习古琴。黄勉之学成之后,在京城办“金陵琴社”。黄勉之生于1853卒于一九一六年,是新疆江宁人。长弹琴曲有:《渔歌》、《红绿梅三弄》、《渔樵问答》、《平沙落雁》等。盛名弟子满含杨宗稷、贾阔峰、史荫美、溥侗等。

    上个世纪五十时代全国琴人考查中,瓦伦西亚琴人除梅曰强外,还包含:赵子龙青、王生香、张正吟、朱赞强等。

    杨表正,字本直,别号西峰山人,湖南延平永安县贡川人,后定居郑城,也是彭城派代表琴家。紧要活动时代在明万历十八年(1585)前后。编订《重修真传琴谱》,共十卷,计105曲。值得一说的是,他的105曲中,全是有词的琴歌。

    肖鸾(公元1487——1561后)字杏庄。自幼学琴,今后精心研商徐门之传,“十日莫能去左右,计五十余年。”他自然是“交州世家,食禄万户。”晚年才集中精力于琴学,编成《杏庄太音补遗》琴谱,收七十三曲。

    王宾鲁即王燕卿,自幼热爱古琴,后跟同族叔父王冷泉学习古琴,受“冀州派”影响较深。1911年,经康祖诒介绍,他到阿塞拜疆巴库高师高校讲明古琴,成为全国率先位走入近代高级学府的古琴助教。在格拉斯哥教琴10年,造就出巨额上学的小孩子,1925年,他客死圣何塞。其门人徐立荪、邵大苏将他的残稿《龙吟观琴谱》整理编排成《梅庵琴谱》,他也被推为梅庵派开创者。

    这段话不但能够注明钱塘派清末依然存在,并且影响并非常的大。夏一峰先生是公众感觉郑城派有名气的人,他曾将《良宵引》、《秋塞》等曲传于梅曰强先生。“梅曰强先生年幼家贫,1938年受波尔图照瞻寺主办大休大师弟子有名古琴家汪健侯先乾烤陶并拜汪先生为师学习古琴及国画。1955年现在种种拜寿春有名古琴家夏一峰先生、常胜将军青女士、蜀派胥桐华女士及广陵派第十代继承者刘少椿先生为师。先生毕生精研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守旧文化更是是古琴艺术,以宛城派之绮丽细腻、跌宕多变、刚柔相济、音韵并茂为基础,兼收浙派之豪放清雅、川派之激荡狷狂、雍州派之雅致高逸而独树一帜,继刘少椿之后成为钱塘琴派第十一代棋手。”(大梁琴派第十一代宗师梅曰强先生终生简单介绍)

    关于滛哇一词,《六书故》中解释为:“皆切俚俗欧歌也故谓淫哇”《说文》曰谄声也。《律吕正义后编》有“许用雅乐,去倡优滛哇之声”说法;此说中还写道“不以滛哇乱雅乐”。雍州派虽有古韵之遗,但在小编看来仍不能脱俗气,展现在就“促节繁声”。

    清王坦所著《琴旨》说,古琴之所以发生了流派,主因是因为地点差距形成的。同处一地或看似的的琴家们互动调换影响,自然发生了派别。(王坦《四库全书.琴旨.支派辨异》“五方风气异宜,故俗尚不一。而操缦者之取音亦因之以互异,此派别流传。”)。《琴旨》一书中还提到当时的古琴流派首要有“中州曰吴、曰浙、曰闽。吴又分为凉州、为虞山,皆各立门户,……”。提到了建邺派。

    正史上交州琴派代表人物及其作品:

    那是明朝金陵琴派首要的意味人物。清中末尾时代建邺琴派在大阪以外省区有两支在承接。

    南梁琴家庄臻凤(约1624~1667),字蝶庵,明州人,自幼移居波尔图,随韩畕学琴。琴艺兼采白下、中州诸派之长。作曲重申立异。认为《高山》、《流水》诸曲,妙自入神,无需配备歌词,否则加害曲意;以所作14首琴曲撰成《琴学心声》,其曲各具特色。代表作为《梧叶舞秋风》,通过秋意萧瑟,梧叶飞舞的影象,抒发了我内心深藏的感叹之情。

    其他,据詹澄秋先生《琅琊王心葵先生略传》一文中有“携冷泉王先生彭城名操十三谱与之”(《今虞》琴刊当时写的是三十,后经茅毅论证应为十三,见《梅庵琴谱>>的两项错误兼答王永昌君》——茅毅)进一步印证,王雩门先生属金陵派,其谱为大梁派琴谱。此谱后来传给了王露。

    程雄,17世纪先前时代人。字颖庵,辽宁休宁人。程雄幼时喜骑射、击剑,后弃而学琴。“离北平而旅游四方,以琴名世,侨寓武林千岛湖之上。”他得韩畕、陈山岷指法,所弹曲操“有的时候天下无双者”。

    第一支是乔子衡承继,乔为同治帝、光绪帝间人,在衡阳城内开裱画店为业。与其弟子安同传其母氏琴艺,乔子衡另一人首要师父应当是秦维瀚。乔子衡因笃好琴缦,知命之年后遂弃其裱画旧业,以教琴为生。乔子衡把琴艺悉传杨子镛,杨子镛传弟子夏一峰。

本文由韦德1946最新网站发布于bv1946伟德入口,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曲清音闻,音乐知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